江九重

我要怎么样,才能勇敢的去喜欢你呀?

今晚和家养道长连麦,就突然想到了之前通宵连麦。
因为我有室友在睡,所以两个人明明是连麦却一直沉默,偶尔有笑出声的气音。
有一会儿迷迷糊糊睡着了,听到她咳嗽突然醒了还磕到头。
一整晚,连麦几小时记不清楚了,到了第二天一早五点,她去补觉,我收拾收拾要启程坐火车。
我开着华山小号,时刻放飞自我,旁边站着脸有点可爱的武当道长。
江湖有的时候真的会因为一个人的存在变得有趣。
我还记得拍合照的时候,我p的皂片两个鹅子站在一起画面真的是挺好看。
今天翻截图发现满满的都是戏,指指点点磨磨唧唧小声逼逼。
能遇见她真好啊。
趁她肯定看不见,偷偷表个白。
嗨呀,这么好的大宝贝,怎么可能不是我家的崽。
沙雕华山,在线表白。
好在陆云秋有个家养道长封若谷。

亦幻亦真

为曾经的无疾而终的暗恋存个档。有原型。

这大概是我第一次用力的喜欢着一个人吧。

成长有的时候也就只是一瞬间的事情,再回首看看,单是喜欢,怎么够呢。
我喜欢的人那么好。我想让她幸福一辈子。

秦唐

#诶嘿嘿我终于写了亲友的同人哈哈哈哈哈哈#
#希望不要挨揍哦…#
#渣渣文笔垂死挣扎!#
…… @是唐唐不是糖糖
九月的雨水总是带着锥心刺骨的凉,似乎能从皮肤渗透到骨缝里的寒冷刺着唐修戟。
他踩着细软的沙子蹲在海边,任凭浪花亲吻他的脚面,漫过他的脚踝。汹涌的黑色海水翻滚着,怒吼着,让他想起了刚刚他夺门而出的时候,门拍在秦子衍面前的声音。
他不记得这是他和那个爱笑的男人第多少次吵架了。开始时候奋不顾身出柜的勇气与对生活的憧憬随着不断爆发的矛盾而消失,两个人在一起不再是幸福,而是折磨。
秦子衍曾是他的星星,无边暗夜里他唯一的憧憬。
在多少个他独自在家等待秦子衍的夜晚,他都在咀嚼着他们两个人的回忆,但回忆总是会用完的。再多的爱也是消耗品。于是他们在相遇两周年的纪念日那天爆发了第一次争吵,然后就再也没有远离过这位不好的客人。
再后来唐修戟生病了,使得秦子衍对他小心翼翼了起来。
抑郁的人就像是瓷器,精致而脆弱,转瞬间就消失不见了。
看着秦子衍抖着手帮他包扎手腕上深可见骨的刀伤的时候,唐修戟第一次感觉到了疲惫。
他听见自己说道:“秦子衍,我们结束吧。”
男人包扎的动作停顿了一下,然后接着为他缠绕纱布,最后打了个漂亮的蝴蝶结,唐修戟沉默着等待着男人下一步的动作,却被男人圈住了腰,温热的呼吸打在他的颈窝里有点痒痒的,他不可避免的侧了下头,然后他听见秦子衍说,“唐唐,我们重新开始吧。”
重新开始?唐修戟在心底笑了笑 ,却也抱住了男人,轻轻说了句,“好啊。”
于是他们重新开始,在岌岌可危的爱情上又多加了很多伤痕。
虚幻的幸福只持续了两个月就像肥皂泡泡一样碎掉了。
从一开始的歇斯底里,到后来的心如死灰,也不过又是一个月而已。
心死只需要一瞬间,之前不过也就是自我欺骗罢了。
唐修戟站在街角看着秦子衍和一个女人谈笑风生,女人温柔的替他拂去了额角的垂发,然后男人笑着亲了亲她的脸颊。
他亲吻那个女人的时候,表情安宁又放松,唐修戟想着男人回家时的满脸疲惫,转身从站着的位置离开,把手里提着的保温桶丢到了路边的垃圾箱里。
头一晚就炖着的蹄花,随着他的动作从保温桶里面漏出来,和恶臭的垃圾混在一起,唐修戟的胃瞬间翻涌起来,他扶着墙干呕了几下,却没有吐出来任何东西。
喘着粗气,他在墙边蹲坐了下去,良久他掏出电话,直接照着紧急电话播了过去,电话只响了几下就被接通了,男人低哑的声音从电话另一边传来,唐修戟平静的问他在哪,那边的回答很迅速,说在加班,晚上会回去很晚,唐修戟低低的嗯了一声,在对方要挂断的时候突然问道,“秦子衍,你爱我吗?”
对方很自然的笑着说,“我爱你啊。”
于是唐修戟也笑了,挂了电话。
当晚男人确实回来的很晚,他在男人进门的时候就和男人说,“我们结束吧。”
秦子衍看着面前的青年拧了拧眉头,想说什么,却被面前人的表情给拦在了原地。平时温软的青年面无表情的端坐在那里,一瞬间秦子衍觉得自己仿佛再次回到了开始不能完全把握他的时候。
秦子衍不爱唐修戟,他只喜欢他的价值。
这个笑起来好看的青年在他看来和孩子没什么两样,之前他在得到自己所需的东西时总是迫切的想解脱,可是他这次听见唐修戟要走却生出了一股子恐慌,秦子衍不自觉的想质问唐修戟他为什么要走,可他忍住了,只是垂着手捏紧了拳头。
然后他的手机震动了起来,端坐着的青年起身拍了拍衣袖的褶皱,从他身边走过,身上是秦子衍熟悉的薰衣草香气,他烦躁的掏出手机看了一眼,微信界面唐修戟给他发了一张照片。照片上他和一个漂亮姑娘手挽着手他亲吻了姑娘的脸颊。
秦子衍僵硬的转过身想解释,青年却已经出了门,门板在他面前狠狠的关上,一切归于平静。
秦子衍拖着脚步在客厅走过,目光偶然扫过柜子,发现青年养着的小的盆栽不见了,随后他去其他屋子寻找,然后颓然的坐在地上,唐修戟把和他有关的所有物品都带走了,什么也没剩下。
秦子衍去阳台点了一支烟,良久拿起手机拨通了电话,在对面女人疑惑的问答中他仿佛自言自语的说道:“我们结婚吧。”
……
唐修戟拖着藏在外边,装着和他有关的物品的行李箱在海边游荡了很久,从繁星满天到东方既白。
然后他用绳子把自己和行李箱绑在了一起,拖着箱子走进了海水里,海水和他想象的一样,冰凉,咸涩,就像是他曾经为那个人流过的眼泪一样。
太阳升起的时候,海水刚好漫过他的头颅。
结束了,唐修戟想。
他们结束了。
……
秦子衍的生活因为一条新闻彻底改变了,在唐修戟离开后的第三天,在他打开电视的时候,早间新闻在他眼前播报了出来,“今天早晨,附近货轮在停泊时意外碰到异物,经打捞已确认是一具尸体,预计死亡时间已超过二十四小时…死者身份已确认,目前正在极力寻找…”
后续秦子衍一个字都没有听清,只是胡乱的穿鞋出门,疯了一样的去到了警局。
后来,他也不知道后来自己是怎么样离开的,大概又过了几天,他收到了一笔巨款,一个姓江的律师给他播放了这笔巨款的所有人的遗愿。
录音笔里青年温和的声音夹杂着电流声,撕扯着秦子衍的心脏,那声音带着笑意,“我希望我死了,他也能好好活着。”
秦子衍无力的捏着那支录音笔,哑着嗓子质问为什么,可是谁又能回答他呢。
他以为自己从来没爱过唐修戟,可是那个青年给他的所有记忆他都记得,他说过, “衍衍,你是我的星星啊。”
他曾经好奇的问过,说为什么是星星,青年调皮的眨了眨眼,说道,“因为我喜欢呀。”
我喜欢你呀。
“我喜欢你…”
他多想抱着他的唐唐和他说啊,可是一切都晚了。
他的所爱,已经永远的长眠在了没有他的,冰凉的世界里。

我没咕!诶嘿
六月份的接好啦
@雁凌霄

这篇文第一次完成是在六月份。
和小伙伴的联文,j因为一些原因写完了一直没有发出去,陆陆续续的还补了几个番外。
秦皮皮和谷二狗也算是真亲生的了。
感谢 @是唐唐不是糖糖  @陆子衿 两位太太和我联文,让。让我有机会完成了这个不成熟的故事。
故事主西皮是武华,番外还有华云华。
如果有机会,下个故事再见吧。

我爱燕兄!
吹!
不是商业也要吹!! @铁板烧大燕
感谢找我联文!!!

铁板烧大燕:

@江九重 太太拖了十多天的联文,主题生离死别,希望喜欢x献丑了。

“他第一次让我回头,为我摘下了落在头发上的枯叶,我摸着头道谢,他对我笑了笑,说无事。”
“他第二次让我回头,是七夕的时候他拿到了最后一盏小兔子河灯,我放了灯,看见他着墨色道袍,不远不近的看着我。”
“他第三次让我回头,为我挡了当胸一剑,我送他的玉扣他系在了手腕上。他说啊,他心悦我。”
——————
新坑。不知道啥时候写emmmm
武华

香消玉殒第三篇

【暂时无题】
“你很久之前就在思考你学医行医的意义,思考了很久,一直到睡着了也什么都没想出来,于是你想着,得过且过呗,反正都是一样的无趣。”
“后来江湖动荡,不少少侠去云梦求医,你冷静的给他们处理伤口,药味儿和血腥味儿充斥着你的口鼻,你心里面满满的厌恶无从宣泄,烦躁的加重了包扎伤口的力度,然后你听到了小声的抽气声,你抬头一看,便没能移开眼。”
“你从来不信一见钟情这种鬼话,却偏偏注意到了那个不小心被你弄疼的华山姑娘,干练的高马尾侠士服走路好像都带着丝丝缕缕的风,她恢复伤口期间,你偷偷去看她练剑,偷偷看了也不知道多少天后,有一次你终于被她发现了,她笑着摸摸头,眼睛亮晶晶的看着你,问你你是不是在看她,你假装不在意,却定定的看着她,说,是啊。”
“那晚,她陪你一起放了河灯,两盏灯并排消失,你问她许了什么愿望,她眨眨眼问你,说了就会实现吗?你假装说是啊,然后她微微侧过头亲了你的唇角,说那我的愿望就是要你,可以吗?”
“华山女侠就像是风,你知道你终究留不住她,于是为她做了很多药,都收在了包裹里”
“然后你突然庆幸自己是个大夫,你可以为心仪的姑娘做些什么,以往无趣的人生突然有了亮点,你开始想着以后,你们的以后。”
“她的伤好了便要回师门继续自己的师门任务,你去送她,她说让你等她回来,回来后她就接你去华山。你笑着应了好,凑上去亲了一口她,就跑了,留她一个人在原地捂着脸傻笑了好久。”
“后来,她还是没能回来。你只来得及去送她最后一程。”
“在她走了之后,你每一年都会做好多好多的河灯,一遍一遍写着你不会实现的愿望。”
——“愿江律与云琅,执子之手,白头到老。”
“你看着飘远的河灯,想着那晚她说,愿望说出来就不灵了的话笑了出来,最后将剩下的河灯都堆在了自己身下,上好的梨花白洒在脚下,你打了个哈欠,点燃了一盏河灯。”
“大概我这一觉醒来,就能见到你了吧,你轻轻的笑出了声,再也没有醒过来。”
————
香消玉殒一共三篇,每一篇都有不一样的故事吧。至于为什么都没有好结果,只能说我的构想来源都不怎么美妙。
不过我希望我爱着的,我喜欢的,我遇到的每一个姑娘次都会有一份等得到的爱。
所以,下一个写啥呢emmmm

无题,长风无归相关

“我和她认识的时候,她正在蹲点儿杀人…结果被我搅黄了…可是她没生我的气!只是揍了我一顿就走了……后来我觉得对不住人家,就把我挣的钱用飞鹰寄到暗香了,再后来我又遇到她,我请她喝酒,她送了我一只兔子。”
“兔子呢?”
“吃……吃了。”
“……”,听到这儿师姐差点没绷住面皮,抽了抽嘴角敲了敲对面笑眯眯的师妹,翻了个白眼,心说你就这点出息。
“它死的有价值!”,华山师妹不甘心的反驳。
“那你和她现在怎么样?”,师姐问着,眼睛缺瞄上了师妹腰间的香囊,哎呦嚯,不用问了,萧都没了还说什么呢。
“她说下次回来就给我答案,我们约好了!”
师姐笑着揉了揉兴高采烈的师妹,应到,“好,等回头师姐给你包个大红包。”
再后来?
再后来,那个暗香姑娘死在了最后一个试炼任务上,尸骨无存,她的同门遵从了姑娘遗愿,把那支萧寄了过来,而师妹死在了战场上,她去的时候,收尸都没来得及。
小姑娘死都惦记着她喜欢的姑娘会不会因为她失约了难过,她留下的信说“师姐,要是我没了,你就说我跑了吧,别说我死了,她难过我心疼。”
师姐揣着两个人的约定,独自过了好多年,看过了很多事,偶尔去看看师妹和那个暗香姑娘 给她们上上香。
她们两个的墓是衣冠冢,选的都是红艳艳的衣服。
师姐把梨花白洒在墓碑前,拍了拍墓碑上的土,牵着傻兮兮的小徒弟看着光秃秃墓,良久,牵着小崽子走了。
“师傅,你怎么哭啦……”
“没哭。”
“那你……”怎么鼻涕都出来了啊……小崽子看着自己师傅好看的脸把剩下的话咽下去,瘪了瘪嘴。
“师傅只是觉得啊,她们还这么年轻,太可惜了。”
“哦……师傅你也不老啊”
“你这么傻真的是我徒弟吗。”
“哼……”
一高一矮身影渐远,只留下了一个孤零零的坟。

明日迢迢

碎嘴子华山师姐角度的两个人
华暗华
——
小师妹第一次和我说她有个喜欢的姑娘的时候,我正泡着jio吃瓜。她话音刚落,我的瓜掉进了水盆,我看着镇岳套上面残留的西瓜汁水,捏了捏关节,冲小师妹和善的笑了。
师傅说,不爽就揍师弟师妹。打一顿不好,就两顿。
片刻之后,我看着老实巴交跪坐在一边顶着佩剑的小师妹笑眯眯,她一抖什么都交代了。
我听着听着明白了,哦豁,师妹比师弟有出息。这才下山几个月终身大事都解决了。暗香的姑娘向来重情,小师妹傻不拉叽应该也吃不了亏。想了一会儿我把小师妹顶着的剑拿下来,给了她我的私房钱,小崽子也是傻,眼睛通红的看着我,像个兔子似的。扑回来蹭了蹭我才一步三回头的走了。
后来几次书信往来,师妹字里行间都是幸福。我看了几次觉得不爽,又没有师弟师妹揍,就开始揍徒弟。
嘛,都是我看大的崽子,她幸福就好。
再后来师妹也到了试炼的年纪,我没想到她会被送去战场。
我到底还是没保住她。
多好的一个孩子,永远的被留在了昨天里。
她喜欢的姑娘也没了,明日迢迢,她们都没等到。